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问答

蒋友柏是个怎样的人

  蒋友柏(英文名Demos.生于1976年9月10日.身高1米85.),蒋介石曾孙,蒋经国之子蒋孝勇与妻子方…

  蒋友柏(英文名Demos.生于1976年9月10日.身高1米85.),蒋介石曾孙,蒋经国之子蒋孝勇与妻子方智怡的长子,(友柏的两个弟弟:蒋友常、蒋友青)。

  1975年,蒋介石去世,次年,蒋友柏出生。他没见过曾祖父。祖父蒋经国,父亲蒋孝勇,国史裹挟着家史,真实裹挟着虚饰。作为蒋家第四代,蒋友柏曾声言:蒋家再起,不会从政治起来!

  蒋友柏拥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前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的夫人芬娜·伊巴提娃·瓦哈瑞娃(Faina Epatcheva Vahaleva)是白俄罗斯人,蒋介石、毛福梅为她赐中文名“蒋方良”。

  蒋友柏少年时代举家移民加拿大,尔后毕业于美国资讯管理专业。其父罹癌后,全家首度同赴中国大陆、探视浙江 溪口祖厝,祭拜曾祖父之母王太夫人墓。19岁时,父亲蒋孝勇溘然长逝。

  2003年2月8日,蒋友柏与台湾女星林姮怡(花莲慈济医院院长林欣荣的爱女)结婚,目前育有一对子女,长女蒋得曦、长子蒋得勇。(家中有十条狗,四只猫,两缸鱼。)

  ?

  2000年,在纽约大学 史顿商学院(NYU,Stern School Of Business)主修财经。2004年,在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主修设计管理。

  遵从父训不碰政治进军商场,19岁时做马来西亚房地产生意赚进首金160万美元的佣金。2003年7月,蒋友柏与其弟蒋友常创立了橙果设计公司(DEM Inc.),蒋友柏担任CEO,定位所属公司为“solution provider”(解决方案提供者)。

  现为台湾橙果设计公司老板,准备进入大陆市场。

  ?

  蒋友柏出身豪门,而非一般豪门。中学时,他答的历史,老师不能打错,因为那都是他的“家事”,从他而来的才是正史,所以他的近代史一直是最高分。蒋友柏为蒋家第四代八位中的一个,但因为自己的设计公司,和俊朗的外型,是台湾少有的同时在一天登上娱乐和政治版的明星。因为生活环境的变迁,他经历了不同以往豪门贵族的生活。蒋氏家族在台湾的显贵自不必多说,但当权势依附于你的同时,危险和尔虞我诈的政治阴谋也随时伴随着你。1988年蒋友柏12岁时,爷爷蒋经国逝世,蒋家为摆脱政治因素,举家搬迁到加拿大生活,而这对于蒋家而言要适应的不仅仅是异国生活,而是悬崖坠落的疼痛。蒋友柏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归零。17岁,蒋友柏遵循父亲的愿望,绝不踏入政界,想选择艺术,但父亲强烈反对,因为父亲决不要儿子一世清贫,甚至无能担当家庭,所以他选择进入纽约大学学习经济管理和投资,他以为自己可以在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台湾中央投资继承父业,不料父亲因癌症早逝,蒋友柏选择休学,回台湾照理家事,而此时他才发现其实家里除了房产,积蓄甚薄,他难以忍受丧父之痛,又要承担整个家族的生计,他消失了两年,在纽约拼命赚钱,蒋友柏感到自己人生的第二次归零。正是人生的起落,让31岁的蒋友柏很是知足自己所有,也造就了他悲观主义的成事心态。他总是问自己:“我做什么别人不会讨厌我?我做什么我太太才不会离开我?我做什么才可以安宁地生活?我做什么才可以让公司做下去?”只是,对于难以控制自我情绪的人而言,这样向前看的“what if”(假设)是否是有意义的未雨绸缪呢?

  ?

  如今已为人父,蒋友柏有自己的方式。出差在外时会和家里人约好,每天下午五点半打电话回家和孩子聊天。果然,采访至五点半时,蒋友柏看表,道,对不起,我必须打个电话和小孩聊天。

  “弟弟,我也很想你啊……”蒋友柏昵称儿子为弟弟,这一细节有趣,记者捕捉得亦好。另一细节,他带儿子去过中正纪念堂,如今已易名台湾民主纪念馆,却笑称是去那里喂鸽子。看来,那里也有广场,人来人往,鸽子起落。

  “出外一条龙,回家一条虫。” 这是蒋友柏对自己的形容。这个男人曾被台湾女人评选为“最想拥抱的梦中情人”第二名。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个口碑很好的居家好男人!他是个会穿着APE出外给孩子买冰激凌,送孩子上学的二十四孝老爸,是个忠心老婆的好男人。

  蒋友柏的爱情理论很适用于这个讲究成本控制的年代。“爱情也是投资,买得快自然要卖得快,才有资金周转,获得最大赢利,而需要长期投资的项目,你自然要好好经营,以获得利益长远最大化。”他很喜欢用“功能论”,而他的功能就是给家庭无限选择的可能。我很感动,一个男人若怀有责任心对一个家庭,那么他就是一个好男人了。蒋友柏算一个。

  ?

  蒋友柏的英文名Demos,是曾祖母,一代国母宋美龄女士所取,出自希腊文,意为“人民”。

  ”KK”音标(美英) [`dimas]

  ”DJ”音标(英英) [`]

  去他的博客和公司网站转了转,这是一个体现出教养的酷哥。2008年,他的设计公司悄然开进了上海。

  1.2007年5月,蒋氏在接受周刊访问时,直言“我家人曾经迫害台湾人民”,对曾祖父蒋中正与国民党提出评价及反省,并坦言:“国民党有没有杀人?有,这是事实,所以‘在上海杀’还是‘在台湾杀’不重要;笨的是,‘228’已经从2月被炒作到了5月。”蒋友柏对国民党的一些政策提出评价,这是蒋家第一个提出反省观者,引起海内外相当瞩目。

  提及共产党以前如何辱骂蒋家先人,蒋氏认为现在国民党欲与共产党和解前,实在应该向因国民党认定为“匪谍”的家属道歉。由于父亲在《风雨中的宁静:蒋孝勇的真实声音》一书中曾表示,“我们家到了这一代,也应该和政治做个了结”,并嘱咐子弟“莫从政”,蒋友柏遂与政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2.2007年7月底,蒋友柏由于国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马(马英九)萧(萧万长)配”的选情而对荣誉主席连战提出批评,引起国民党高层的重视;但国民党高层定位蒋氏为“商人”,表示外界不需“大惊小怪”。

  3.2007年12月24日,蒋友柏观察民进党与国民党“两个党用的都是负面的(选举)策略,没办法带给选民‘hope’(希望),却很会操作‘fear’(恐惧)”。也对某些自认代表蒋家说话的人表示不满,也建议国民党不要反“去蒋化”。

  4.2009年1月6日,蒋友柏参加蒋介石学术研讨会说:“对我来讲,他就是一个家人,一个慈祥的祖父。他对我很好,没有骂过我,我们可以跟他玩。这就是我对他的印象。我这个印象不会因谁讲什么就会有改变,因为这是我和他相处全过程得来的感受。至于你要问的功过等问题,我认为——我很自豪的是,我姓蒋,到现在我还是很自豪这一点,你给我再多的选择我也不会去换;我也很自豪的是,我的小孩子也姓蒋,只是我现在要做的,是去重新诠释这个姓的意义。我常常和一个客户开玩笑,他做米生意的。他说:“哎呦,我一家四代都是农夫。”我说:“真的啊?我一家四代都在搞革命。”正因为我从小到大看的事情太多了,我才知道什么是我喜欢的,什么是不喜欢的。我这个姓氏,是我这一辈子最珍惜的。4. 蒋友柏在网路部落格批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用词辛辣引来各界议论。蒋友柏的母亲、国民党中常委蒋方智怡今(十二)日向连战公开道歉,但是她仍然强调尊重蒋友柏的言论,蒋友柏应对自己负责。对於蒋家的相关言论,连战幕僚则表示,无意再对此做出回应。蒋友柏在部落格批评连战2004年总统大选「选输不认输」,跟支持者大闹三个月,再加上一名失踪的奇美小护士,把国民党形象资产耗尽,也把台湾民主形象玩到Low(逊)掉。蒋友柏认为,前民进党立委王世坚选输跳海,有运动家精神,品格还高连一截。

  蒋友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此接受访问,蒋方智怡也并未出席国民党今天的新春团拜,但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公开向连战道歉。蒋方智怡说,她尊重小孩子的言论,蒋友柏设立部落格就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不过她认为,文章还是不要指名道姓比较好。

  5. 2009年3月,蒋友柏在接受台湾中天电视台访问时直言:“我们蒋氏家族是政治世家,但是我想我们这一代会渐渐淡出政坛,我很喜欢大陆青年音乐家、诗人申宝峰的一句话:“要想从政必先从正,想要当官前提必须要正气、正义、正派、正直。 ”我觉得想要从政的高官子弟都应该做到申宝峰说的 四个正,正气了才能使政坛向上,正义了才能使政治光明,正派了才能使官员清廉,正直了才能使民众拥护。

  创业明星——蒋友柏

  蒋友柏是台湾媒体的宠儿,只要出现在公开场合,即使摆出不愿意配合的脸,还是有一堆媒体疯狂地将镜头对准他,心甘情愿地按下快门。

  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曾祖父是蒋介石,而是因为他创办的设计公司,靠着创新的商业模式,让外国设计公司都称赞。

  10度低温的清晨,橙果工作室创办人——带着黑框眼镜、身穿连帽T恤外搭防水背心的蒋友柏,早上9点半不到已经坐在自己的设计公司里,与员工认真地讨论起一件脚踏车设计案。桌上只有一杯温开水,因为他不用喝咖啡或茶提神,即使昨天深夜才与华尔街 金融市场疯狂交战。

  承认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商人

  “是的,我从来就不介意外面说我是生意人,我老婆还说:我是个奸商!”蒋友柏的表情依旧自信。从“橙果”开张的第一天起,在国外住了十五年的他,就清楚知道在资本市场里品牌的重要性,而“蒋友柏”这个名字,正是现成的品牌可以发挥。

  “设计跟投资这两个行业最大的不同是,设计就是‘以名带利’,没有名气,哪来的利益?而投资就是,你愈不要出名,就会赚得愈多,”蒋友柏分析说。对于脚跨工业设计及金融投资两大行业的他来说,橙果工作室只不过是“副业”,却在最近两年成为台湾设计业界最被谈论的对象。

  一个能弯腰的明星老板

  2003年,蒋友柏与刚从纽约帕森设计学院回来的蒋友常,两兄弟一起创立资本额四百万元新台币的橙果工作室。当时没有经营策略、没有客户,连要做什么都还不知道。

  正好一家员工熟识的西门町球鞋店老板要改装潢,蒋友柏便央求说:“我有一个设计公司,可不可以帮你改装,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收钱!”最后,球鞋店老板还很满意橙果的“第一件作品”。

  一名资深员工就表示:“这是我最佩服蒋友柏的地方,他是一个能弯腰的老板,即使现在大家知道他是谁,他还是可以弯腰。”

  蒋友柏曾自称“创办橙果,绝对不可能赔钱”,但他也承认,这件事情也没有他想象中容易,“是呀,几乎所有案子都会要求我亲自出马来谈。”他吸了一口烟,淡淡地回答。

  成为时尚设计界要角

  从为捷安特(Giant)、雷诺(Renault)赛车设计作品,到为摩托罗拉(Motorola)、7-Eleven设计的商品一扫而空,“如果把全部客户都说出来,这是会让所有同业呆掉的一份名单,”故作神秘状的蒋友柏预告,今年三月会有一个令大家跌破眼镜的答案。

  这一连串的大个案,不管是来自服务,还是“蒋友柏”的知名度,让橙果2005年营业额推估可望超过7000万新台币,这个数字,比两年之前已经暴增24倍,毛利粗估60%以上,未来发展的潜力仍以倍计,橙果在时尚设计界已是不可或缺的要角。

  搞投资比谁都理性:因为不愿意跟钱开玩笑

  即使如此,蒋友柏还是保持“作梦也想不到”的纪律生活。

  晚上10点,蒋友柏才将一对宝贝儿女哄上床,下一秒钟,已悄悄地坐上计算机桌前开始为客户赚进以百万美元计的投资组合。从跟父亲学做投资银行开始算起,蒋友柏在投资金融市场资历已翻滚12年,“我第一笔成功的生意,是做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只花了两个月时间,成交金额2300万美元,抽7%当作佣金。”那年,他只有19岁,纽约大学金融系一年级的学生,就赚进了160万美元。

  “很多人都在投资黄金跟原油,但以我的个性来说不适合,因为没有‘历史’可以依循,”蒋友柏强调,自己投资哲学里的“三不”:不玩期货、不玩回收期太长的生物科技、不玩那些20年来起伏超过30%的网络公司,因为大于那斯达克(Nasdaq)大盘的9%,风险过高。

  “所以我都投资服务业,因为我不愿意跟钱开玩笑。”蒋友柏的神情闪过了一丝冷竣的严肃。对他而言,尽管金融是“主业”,设计是“副业”,但也只是因为营收不同,并不代表蒋友柏的态度有一丝稍懈。

  懂得为员工“圆梦”

  有人问:“如何领导那些饶富创意的年轻世界级设计师呢?”蒋友柏回答:“我会跟设计师讲明,这东西100%不赚钱,但我完成你的梦!”

  蒋友柏说,他设计了一种工作模式:橙果给一个设计师一年10个案子,其中7个是公司要做的,3个是设计师自己想做的。比如说,现在很多人都想设计投影机,“那我就去接触各种厂商,只要设计费用谈拢。上个月,设计师还在说要做电视的设计,结果最近就真的接到电视的案子!”蒋友柏得意地分享自己为员工的“圆梦经验”。

  即便如此,蒋友柏还是必须去适应客户的习惯——测验蒋友柏的名号与设计功力。

  “捷安特就是一个例子,一开始做的很辛苦,赔了一屁股,但后来没想到11个国家的销售主管都有兴趣,结果这部脚踏车就变成全世界在卖,”蒋友柏指着黑板上的设计图说,“客户都是这样养出来的,很多客户一开始摆明就是要橙果的名,我也不介意,但是做到这个生意后,后面就可以带出一堆设计。”

  父亲遗训:不要碰政治

  2005年12月22日的下午,还不到晚上开张营业的时间,台北市 忠孝东路上的夜店“Luxy”却挤满大批人群。这天,是橙果与酷乐(Kuro)共同发表MP3随身听的重要日子,站在舞池里的明星依旧是蒋友柏,但很多人不知道,这天也是他父亲蒋孝勇去世九周年的前夕。

  蒋友柏还记得父亲决定离开政治、移民到加拿大后,一家人难得朝夕相处。早上孩子们由爸爸蒋孝勇送上学,下课了,几个男生不是打撞球、乒乓球,就是全家去逛家具店,买家具回来自己组装。一切靠自己,没人帮忙,但全家都在海外学到了独立。

  那也是他深觉最快乐的时光,从小叛逆的蒋友柏,发现他跟远离政治的父亲就像朋友一样,只要是父亲说的,他一定都听。

  1996年,圣诞节前三天,蒋友柏、蒋友常兄弟取得躺在病榻上已经病危的父亲的同意,一同上街买黑西装。18岁的蒋友常静静跟在哥哥身后,20岁的蒋友柏已有着超龄的成熟:父亲即将离去,手足更需一心。

  背负着蒋家这个沉重的姓氏,父亲生前交代两兄弟“不要碰政治”,两人至今仍奉行不渝……

  名门之后创业史

  蒋介石曾孙蒋友柏设计“橙果”

  台湾橙果设计公司创始人蒋友柏2008年9月份来了一趟内地。逗留的5天中,他先后去了北京、杭州、嘉兴和上海四地,内容是学术拜访和见客户,上海是最后一站。

  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周刊》专访时,蒋友柏满眼疲惫,衬衣卷至手肘。而在以往公开露面中他给人的印象总是身着西装,庄重而意气风发。

  5月份的时候,他在上海成立了橙果的分公司——常橙品牌策划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橙果这个名字,在内地已被人注册。“常橙”则是取“长城”的谐音。他解释说,历史上建造长城的目的是抵御外族,保护国土,而常橙要做的是诠释中华文化。

  与在台湾一样,内地媒体对他的关注,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缘于他的出身—他是蒋介石的曾孙。在台湾,他的这一身份为他的公司的营销带来了诸多便利。

  他自己也明白,与其说媒体关注橙果,不如说媒体关注的是蒋介石的曾孙在做什么。他会将报道价值计算在客户所获得的利益中—客户请橙果做设计案,这件事出现在哪些媒体上,报道篇幅有多大,他相信这些报道为客户节省了广告预算。

  内地公司人最初认识这个相貌俊朗的名门之后,就与他这种可以被客户借力的曝光有关。2005年,蒋友柏带着一条名为“爱的圈套”的供情侣使用的围巾走进了台湾访谈类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并将这条围巾送给了主持人小S(徐熙娣)。依靠网络下载,这档节目在内地拥有广泛的观众。

  那年初橙果受客户委托设计一款MP3,搭配这条围巾在7-11销售。在蒋友柏被小S在演播室“调戏”的时候,他的弟弟蒋友常则直接出现在西门町最热闹的地方参加围巾的义卖活动。当然,与MP3和围巾相比,人们还是对这对身份特殊的兄弟感兴趣,尤其是鲜少曝光的蒋友常。

  橙果设计由蒋友柏与其胞弟蒋友常共同组建于2003年。那年蒋友柏连续两月致电远在英国的知名设计师Michael Young(迈克·杨),因为台湾没有一家国际级的设计公司,他要重金邀请国际级的设计师,要橙果与众不同。

  橙果成立之初的业务以空间设计为主,蒋友柏接来的案子,大多是曝光率较高的商业空间、旗舰店和概念店等。2004年,橙果为一间整形诊所做室内设计,费时8个月,施工、设计费用加起来高达8位数新台币。整形美容行业是台湾最近十年来最具话题性的行业,橙果的设计和整形诊所一起成为了话题。

  后来其业务又延伸到平面设计领域。蒋友柏认为,橙果成立的前两年,必须因应市场、因应组织、因应产品的需求,不断转型和试验,橙果的设计领域很快又渗透到工业设计,客户范围因而变成更广泛的传统行业。

  2004年,台湾地区选举民意代表,橙果为无党籍候选人吴祥辉设计了竞选商品。吴祥辉以台独色彩和批蒋言论著称,台湾舆论质疑蒋友柏为何与这样的人做生意。蒋友柏当时解释了他做生意的原则:不会用“蒋”姓去接生意,也希望不要因为姓“蒋”而将生意往外推。

  2006年底,《悬崖边的贵族》出现在台湾各大书店。这是一本为纪念蒋友柏的父亲蒋孝勇而出版的传记。扉页中跨页的图片不是全家福,而是一辆自行车,一辆橙果为捷安特设计的面对高端客户的自行车,这款车型恰逢2006年11月上市。

  但是他的身份不会像阿拉丁神灯那样变出一个精灵来解决所有问题。“不管是在哪里做生意,背景有可能是助力,也有可能是阻力。背景是一种有限资源,它不仅有时效性,也有次数性。”他说。

  就在2006年底出版《悬崖边的贵族》的同时,橙果几乎要倒闭了,当时的橙果出现了900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25万元)的资金缺口。蒋友柏裁了25个员工,其中有3位是核心管理者。时逢春节,蒋友柏发不出年终奖金,向员工道歉。他知道即便是没有被裁的员工,春节后也会离开吧。

  导致橙果面临这样的危机,是因为公司扩张太快,成本和之前的预估差太多,所以现金流量不够。

  他认为一个年轻公司的成长特性是不断以倍数增长,快速成长才能让公司有足够的资源培养人和公司的一切。2006年,橙果的设计师团队从20人增加到50人。

  蒋友柏没有预计到,一个设计师需要公司承担的成本,除了薪资,还有他所使用的软件成本。一个设计师一年的软件成本大约是160万到200万元新台币,而当时橙果的收益绝对不足以支持这些成本。“我只抓了人事成本,却没有抓软件成本。”

  蒋友柏说,设计公司的毛利率是固定的,成本控制不好就一定会出事。“这就表示,我这个人在那时,第一不够细心,第二胆子太大,第三规划不周。”

  蒋友柏当时已经考虑出售橙果,并开始寻找买家。当然最后他并没有卖,原因是价格没有谈拢,以及在2007年春节后谈妥了一些设计案,那些单子的金额总计大约1300万元新台币,正好补足缺口。

  这应该是拜运气所赐,但是不能指望以后会有同样的好运。在反省了自己的管理的问题之后,2007年春节过后,他请来了朋友康古力,此人也是橙果的现任CEO。这位CEO在橙果做了两件事,一是委托专业公司设计了一套软件系统,可以计算出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每一个案子、每一个设计师是获利还是赔钱;第二件事是改变与客户的合作方式。以往都是合约签订后收取订金,之后根据设计进度再收钱。但是现在橙果与客户都以年约方式合作,即每个月固定支付一部分设计费。

  这两件事开始让橙果的现金流变得稳定。

  2007年,橙果实现盈利。据台湾《非凡新闻e周刊》报道,橙果2007年的营收突破1亿元新台币。“现在台湾设计界,要找获利比我高的很难。”蒋友柏说。

  这一年夏天,橙果为台湾全家便利商店(FamilyMart)设计的10款公仔人偶,兑换量达到360万只,促使全家便利商店单月销售额同比提升24%,也打破了由7-Eleven一直保持的公仔行销纪录。迄今橙果合作过的客户涵盖众多知名公司,包括雷诺(Renault)、福特(Ford)、微软(Microsoft)、捷安特(Giant)、摩托罗拉(Motorola)、索尼(Sony)、资生堂(Shiseido)等。

  橙果最近为台北101大厦的LV专卖店设计了一排橱窗,据说理念取自儒家的中庸、法家的大开合与道家的出世又入世,三个橱窗分别采用这三种思想的特征去表现。这组橱窗的设计目前还处在保密阶段。

  蒋友柏说,儒家的《中庸》里提到“中”与“和”,原文的意思是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表现出来以后符合节度,叫做“和”。“中”是人人都有的本性;“和”是大家遵循的原则,达到“中和”的境界,则天地各在其位,万物生长繁育。他用这种思想去解释设计,“中”指符合消费者习性;“和”指外观符合潮流。如果能符合这两者,设计与其定位相符,产品就会大卖。

  2007年他将这种设计理念定义为橙果的DNA。

  此时的橙果内部,感性设计和理性经营这两个极端相反的领域,蒋友柏都交给了合适的人去做,而他要考虑的是橙果未来立足的市场能有多大。

  中国内地市场显然更为广阔。蒋友柏早年就曾提过会进入内地市场,直到2008年5月份愿望得偿。

  “我很不喜欢没有准备好就来,这是不尊重市场。”蒋友柏认为大陆市场有太多不同需求和不同元素。沿海和内地需求不同,一级、二级、三级城市的需求又不同。

  以上海和嘉兴这两座相距不足100公里的城市为例,审美习惯有明显差异。他一边说一边在纸上画着,“上海喜欢点缀边边角角,而嘉兴的农民画派颜色是丰富的,但构图上,花就是花,农民就是农民,一定不会去修边。”在蒋友柏眼中,同为长江三角洲流域,浙江人看待设计竟是如此纯真,喜欢的东西这么简单。

  除了文化差异导致的美感需求不同,还有不同城市的消费能力差异,也是蒋友柏在内地市场要掌握的。

  目前橙果正在为上海家化[29.91 -1.90%] 即将推出的一款新品牌做设计,这个品牌面向上海和国际市场,设计这样一个面对消费能力较高的市场的产品,橙果要考虑的是成本和美感的平衡。“如果是消费能力低的,设计时要考虑量产成本。”

  最近两年,逐渐有内地市场的客户与橙果合作,蒋友柏通过这些设计案增加了对内地市场的了解。“如果我不了解这个市场(就来),这不是骗吃骗喝嘛。”

  在上海成立分公司之后,他计划在今年底或明年初于北京成立另一家分公司。当然,实现这个计划,他必须先解决一个难题—找到设计师。

  上海分公司目前只招聘了一位设计师,这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现正在接受培训,掌握材质筛选等学校里无法学到的实用技能。

  蒋友柏录用这位大学生的原因是对方很真诚,而陆续前来应聘的设计师中,有些带了作品来面试却不会现场绘画,有些自称会操作软件却在电脑前露馅,还有些声称能用英语对话却根本听不懂面试经理说的是什么。

  他不会给别人骗吃骗喝的机会,而橙果要在内地市场觅得更多机会,要看他如何能说服更多的内地企业相信,传统产业要寻求突破,需要外在力量,而橙果抑或常橙能扮演这种角色。

  这个时候,不知道他的身份是否还能像在台湾那样对业务开展带来便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教育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ozx.net/zhishiwenda/31563.html

作者: shixiaowangluo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6237843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